31选7走势图200期|31选7走势图预测
< < 舊版 English

研究咨詢
研究成果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研究咨詢>研究成果
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服務發展和趨勢及對我國的借鑒
發布日期: 2018-04-24 發布單位: 農業農村部對外經濟合作中心 瀏覽量:

 

1引言

近年來,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引起國內政界與學術界關注。始于1978年的中國農村家庭承包責任制改革,極大地調動了廣大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和推動了農業增長,但一家一戶分散的小規模生產經營與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和農業現代化的發展間矛盾也正日益凸顯。為了能有效克服此矛盾與弊端,農業社會化體系的建設與發展是政府近年來的一項重要改革任務。 2004 年開始,中央連續十三個“ 一號文件”均對“健全與發展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提出了要求和部署,明確了農業社會化體系的內涵、發展模式和方向。與此同時,學術界也一直就中國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地位作用、服務主體、發展模式和政策支持等方面開展了討論與研究

政府的關注和學者的研究使中國農業社會化體系的建設取得了長足成效,但是其發展依然存在一系列問題和分歧。近年來,新型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不斷涌現,社會化服務組織機制逐步完善,以市場為向導的不少服務模式逐漸創新。例如,建立了農技 110 服務中心和專家大院及開辦了田間學校以科技支農惠農,出現了“村集體+中介組織+農戶”、“農業合作社+農戶”、“公司+合作社+農戶”及“公司+村委會+農戶”等基地模式。這對培養新型農業生產經營主體、促進農民增收和農業增長發揮了積極作用,進一步加速了農業現代化進程。

盡管如此,相比于發達國家,目前中國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建設與發展依然存在落后和不規范問題。公益性的政府服務機構面臨機制不活、人才隊伍不穩、財政保障不足及服務功能單一等問題的制約。例如,相比于發達國家(美國、日本、英國等),中國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在農業社會化服務模式多元化,服務層次多樣性、服務內涵豐富性(生產資料供應、農產品加工儲存銷售、農業機械提供及信貸)等方面也存在不足與完善之處。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政府扮演主要角色所供給的公益農業社會化服務與農戶生產實際的服務需求存在一定差距,不能滿足農戶農業生產需要,這是當前和今后相當一段時期內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要解決的根本問題。

事實上,清晰理解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體系的發展現狀與演變趨勢就能認識到中國目前農業社會化體系的建設與發展存在問題的緣由。其一,在發達國家,政府、合作組織及私人部門在整個農業產業鏈上提供了多元化農業金融信貸服務、高水平的農業教育和農業科技(科研與農業技術推廣)服務及全面的農業信息化服務相比于中國對農業社會化體系建設起著更為具體和實質性的積極效果;其二,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對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起著具有決定意義的制約作用,即隨著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農業社會化體系將會日益完善。換言之,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建設與發展在經濟發展中都有其自身發展過程、演變規律及特征,不能一蹴而就。在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發展的軌跡和特征就是隨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政府在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所占比例逐步下降,而行業組織和市場提供服務的比例則隨之上升。例如,美國私人農業服務體系(公司+農戶)是農業社會化主要模式,日本和德國主要是以農協為主體的社會化服務模式

為此,本文試圖分析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服務發展的共性特征和演變趨勢,總結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體系建設的經驗,有望回答中國農業社會化體系建設所面臨的一些問題及其對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有著重要的借鑒價值,并提出中國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的政策建議。

2國外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體系建設的現狀與共性特征

在現代化農業的發展過程中,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對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起著具有決定意義的作用,即隨著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農業社會化體系將會日益完善和出現共性特征。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的共性特征表現如下:

首先,盡管政府部門作用在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中均起著積極的效果,但是所占作用比例逐漸降低。在發達國家,政府各類職能部門不僅很好地直接為農民及家庭農場提供農業科技、農村金融信貸、農業信息以及農業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服務,而且積極參與非政府部門的其他社會化服務組織發展。政府在整個農業社會化體系建設中發揮著潤滑劑的協調作用,提升了農業社會化服務水平。盡管如此,相比于發展中國家,發達國家政府在農業社會化體系建設中所占比例逐漸降低,更多的是通過市場私人部門和農業合作組織來發揮助推作用。市場私人部門和農業合作組織將會逐漸取代政府部門來實施農業社會化服務的許多業務,并成為提供服務活動的主體,而政府則轉向以監管、政策支持、法律法規制定職能為主的宏觀角色這將形成服務主體多樣化及服務內容多元化和靈活化。

其次,農業社會化體系的金融市場和合作組織提供的多元化農業金融信貸服務在農業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發達國家,不僅正規的金融市場為農業發展提供全方位的信貸服務,而且農業合作組織也是農民信貸的重要來源。美國的聯邦土地銀行、聯邦中期信貸銀行和合作社銀行等從事農業服務的金融行業組織和法國的農業互助信貸的地方銀行均以行業為依托,不僅向農場主或農戶提供比較廉價的金融信息服務,而且向其提供低息貸款來解決生產中的資金燃眉之急,同時部分機構也為其提供作物保險來規避自然災害風險和降低生產風險,體現了多元化的金融服務。另外,作為農業合作組織發展好的國家,日本由農協信用系統來承擔為農戶籌集農業資金的業務,例如,在村、縣及中央不同級別的農協分別設立信用部、信用聯、農林中金,多渠道為農戶提供籌集資金服務,解決農戶資金的短缺問題(有關資料表明日本農協系統向農民提供的貸款約占 80 %以上)。

第三,農業教育、農業科研和農業技術推廣等方面的高水平農業社會化服務也是農業生產力提高的重要保障。農業教育、農業科研和農業技術推廣的投資是政府政策支持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重要渠道,但從已有文獻也不難發現行業組織和私人部門的作用也在逐步增加。例如,美國以農業院校為核心的農業教育、科研、推廣三位一體的農業社會化體系模式,使農業的教育、科研和推廣緊密聯系到一起,這將使農戶更加容易接受新的科學研究,對農業科學成果運用到實際生產中發揮很大的作用。另外,在日本,公立和私營公司所設立的農業科研機構成為社會完整的農業科研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共同推進農業技術進步。除此之外,即使在一些發展中國家,如印度也出現越來越多的涉農企業投資農業生產資料、技術的研發和技術推廣。這充分揭示了發達國家農業教育、農業科研和農業技術推廣等方面的高水平農業社會化服務將對農業生產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第四,發達國家重視農業產業鏈每個環節上的農業社會化服務建設,進一步激化農業增長的活力。全球范圍來看,發達國家較早就重視農業產業鏈的社會化服務建設,無論橫向還是縱向服務體系的建設日趨完善。在美國,主要由以盈利為目的的私人部門來提供,私人部門農業服務體系通過簽訂供銷合同達成契約,從而在完備的責、權、利約束和保障基礎上,把農用物資、農產品運銷加工和耕作、防疫、收割、加工和營銷等全部或部分活動聯結在一起,為農民提供產前、產中和產后各種技術和信息等全方位的商業性服務,有助于增加農業生產產值。作為歐盟最大的農業生產國之一,法國構建了農業產業鏈條上的全方位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即具體可分為以私人為主提供的產前服務、以農會和農場主為中心提供的產中服務及以合作社為主提供的產后服務。

最后,在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的信息系統構建與發展對農業生產起到有效的促進作用。發達國家充分利用網絡、電視及移動等多平臺建設農業信息系統,提升和完善農業社會化服務水平。例如,美國借用現代科技及大數據技術來收集和處理全世界的農業信息,分析農業市場的現狀和特征形成調研究報告,為美國提供準確、全面的農業信息服務,以確保美國農產品在國際農產品市場中具有較強競爭力和農業技術處于引領地位。在日本,現代市場銷售信息服務系統產品生產數量和價格行情預測系統為經營主體提供準確市場信息,在規避市場風險中起到積極作用。在德國,農戶不僅可以通過所建立的病蟲害管理、農藥殘留、作物保護等各種數據庫系統獲取病蟲害防治等農業技術信息,同時可以獲得農業生產資源的市場信息來安排其農業生產。在法國,由政府農林主管部門、半官方性質的農業商會及國立大學及科研院所等組成農業信息服務機構全方位地為農民提供生產信息、市場信息及農業技術信息等服務,方便經營主體開展農業生產。

3 國外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演變趨勢和規律

上述發國家成熟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是在經濟發展過程中逐步產生和發展起來的,其發展與完善不是一蹴而就的,是經歷了孕育、形成和發展階段。其緣由在于這一漸進發展和演變過程與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市場發育階段及農業生產規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為此,將從經濟發展水平、市場發育階段和農業生產經營規模三個方面來分析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演變路徑及發展方向

第一,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發展與演變高度依賴于農業生產力和經濟發展水平。在商品經濟發展初期(農業生產社會化和專業化分工單一),政府在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建設與發展中起著主導地位。其緣由在于在此期間農戶對農業社會化功能需求單一和農業企業或組織處于發展初期,政府需在涉農立法、農業科技、農業教育、農業基礎設施和市場完善等方面履行職權和行使職能盡可能為農民合作組織和行業發展提供制度保障。隨著農業生產力逐漸發展和農業生產的社會分工和專業化程度不斷提高,需要不盡相同且豐富的農業社會化服務同時涉農企業成為這個時期的農業社會化服務主體。涉農企業市場利益為驅動和以農民需求為導向,為農民提供產前、產中、產后的非公益性和多樣性的有償服務。隨著經濟進一步發展,各部門的經濟聯系更加緊密,行業協會和合作組織登上舞臺。行業協會和合作組織憑借自身的專業化和運行機制的靈活性,在農業技術推廣、市場服務、金融服務等方面具備優勢通過整合生產和簽訂供銷合同,使農戶可以優惠地獲得生產資料(包括良種、農藥、化肥等),升級農業生產設備或者享有農業生產性服務

其次,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發展均同各國市場發展緊密相關。在這個市場發展的過程中(也是企業為農業提供社會化服務的發展過程),雖然政府對農業的服務投入還在不斷增加,但政府在農業社會化服務中所占的比例卻逐漸下降。與此對應的是市場發展為企業介入農業社會化服務提供了利益保障;市場的發育和擴張又促進了農業生產的物質投入和加工業的發展,使企業在市場競爭中必然加大同其生產產品相關的社會化服務。同時,隨著市場進一步發展,農民和市場交易不斷增加,為保護農民自身的利益,農民組織和行業協會應運而生,并在市場發展過程中不斷壯大。農業社會化服務是以農業市場化的高度發展為基礎的,離開了農業市場化則無形成完備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例如,美國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形成是伴隨著美國農業市場化的發展而發展便印證了這一觀點。

市場經濟發育程度越高,農業社會化服務越趨近于私人部門為主體私人部門、政府公共部門以及各種行業協會、農業合作組織之間越容易形成良好的相互制約、相互補充的良性關系。在美國、法國和德國等發達國家,農業市場化程度較高、農產品以出口為導向,以私人部門為主體,結合市場機制初步實現農業的社會化服務。以農場主為代表的農民組織在市場競爭中,自發形成對農業社會化服務的需求和供給,并在健全的市場經濟法律、法規的有力約束下,實現了對政府公共部門社會化服務的有效補充。

除此之外,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發展也同農業生產規模緊密相關。總體來說,可概括如下:1)農業生產規模越小,越需要政府公共部門的農業社會化服務,例如發達國家的日本和發展中國家的印度。2)農業生產規模越大,企業提供的市場化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越健全,例如發達國家的美國和發展中國家的巴西。3)農業生產規模與行業協會和農民組織發展成正相關,生產規模越大,行業協會和農民組織發展越完善(如美國、法國、德國和巴西的農業);生產規模小就難以自發地形成有效的行業協會和農民組織,因為自發形成的組織或者協會的交易成本相對較高,在這種情況下,政府的作用極其重要,往往成為行業協會和農民組織的促進者。例如,它們發展成印度式的作用不大的農民組織,或者發展成日本式的在農業發展中起舉足輕重的農業協會組織(要善于利用整體的服務體系的縱向支持和橫向互補來做到高效服務,用以支撐農戶的持續經營和對服務的持續購買)。

4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服務發展對中國農業社會化發展的借鑒

   本文旨在通過分析國外農業社會化體系的現狀與特征和總結其發展規律,借助于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發展經驗和結合中國農業生產和農業社會服務體系的實際情況,為中國農業社會化化體系的建設與發展提供借鑒。其借鑒意義如下:

首先,中國農業社會化體系的建設與發展是一個有規律且漸進過程,切忌“拔苗助長”式的發展。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發展的經驗表明農業社會化體系隨著經濟發展水平和市場發育(即農業生產的社會分工和專業化程度)不斷提高和農業生產經營規模不斷變化而逐漸發展與完善的。而中國近年來農業社會化體系的建設雖有一定的發展,但是在實踐中某些政策的推廣與實施則脫離了實際生產力水平和經濟發展階段規律,而造成一哄而上的局面。例如,近年來盡管農業合作社的發展在中國蓬勃興起與發展,但是多數被稱為有數無質的“掛牌子”農業合作社,并未真正為農戶提供實際的社會化服務,對中國農業社會化體系的建設性作用有限。因此,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建設與發展是遵循經濟發展和市場發育階段規律的一個漸進過程,避免“拔苗助長”式的發展。

其次,隨著中國農業經濟不斷發展,應建立“政府、市場和合作組織”的三位一體且角色動態轉變的農業社會化供給體系。基于發達國家農業社會化發展的經驗,根據中國目前的經濟發展階段、市場完善程度和農業生產規模等特征,目前中國應該建立“政府、市場和合作組織”三位一體且動態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見圖1)。動態性體現在農業社會化體系的建設與每階段經濟發展密切關系。具體而言,三者間的每個階段作用表現為:政府是公益性和半公益性社會化服務提供的主導者,市場是商業性社會化服務提供的主體,各種農民合作組織是聯系農民和市場、農民和政府的載體。需要強調的是,隨著經濟和市場不斷發展,市場商業性和農民合作組織社會化服務提供的能力水平也隨之提高,使它們逐漸成為未來農業社會化服務的主體,而政府的農業社會化服務比例逐漸降低,成為輔助載體。

第三,從產業縱向一體化來看,加大延伸農業社會化服務于整個農業產業鏈的強度,激化農業增長的活力。從上述分析來看,在發達國家,產業鏈上的橫向和縱向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對農業發展起著重要的作用,然而目前中國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在縱向上發展水平有限,即只注重產中環節而忽略產前和產后的服務。鑒于此,中國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需要從產中環節前后縱向延伸(產前和產后),覆蓋農業產業鏈條上的全程社會化服務。具體來說,服務主體不僅為家庭農場或種養大戶提供產中的技術和農資供應服務,也要提供產前的氣象預警信息和市場分析前景服務及產后的運輸、加工、貯藏和銷售服務,提升和完善農業社會服務水平,激化農業產業鏈產值增長活力。

 

最后,在“互聯網+農業”發展背景下,加強農業社會化服務的信息體系建設以滿足農戶的實際服務需求。前文已經了解到發達國家充分利用網絡、電視及移動等多平臺建立現代農業生產和市場信息系統來滿足經營主體的實際服務需求(便于經營主體農業生產和規避市場風險的服務需求),從而提升和完善農業社會化服務水平。目前在“互聯網+農業”的發展背景下,中國也相應建立了為農民指導農業生產的農業信息系統,但相比于發達國家信息系統而言仍存在差距,現階段無法完全滿足農戶的實際信息需求。鑒于此,應積極借助現代科技和互聯網技術構建生產和市場信息系統,提升中國農業社會化體系的建設水平。從生產上,借助現代科技和遙感技術加強和完善縣、村、農戶及地塊相關數據的采集和傳輸,建立地塊土壤和病蟲害、鄉鎮村的農田水利基礎設施及縣域的實時氣象(降雨和溫度)等各種全面的農業生產數據庫,有助于農戶共享信息和采取及時準確的農業生產決策。從市場上,借助于互聯網構建市場銷售信息服務系統和產品生產數量和價格行情預測系統為經營主體提供準確市場信息,有助于經營主體準確掌握市場行情,規避生產風險和市場風險。

31选7走势图200期 北京pk10高手计划群 百人牛牛手机游戏下载 宝乐彩票网app 手机电玩城森林舞会 六特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篮球比分直播足彩网 澳门线上足球娱乐 新时时彩下载 吉林时时快三 pk10两面对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