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选7走势图200期|31选7走势图预测
< < 舊版 English

研究咨詢
研究成果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研究咨詢>研究成果
我國企業在歐洲國家投資面臨的政策障礙研究——基于企業層面的調研及分析
發布日期: 2019-01-30 發布單位: 農業農村部對外經濟合作中心 瀏覽量:

    

  摘要:由于政治穩定、政策透明、市場空間較大等因素,對歐農業投資前景廣闊,但鑒于其嚴格的政策法規限制,眾多中資企業望而卻步。本研究采取訪談及問卷調查相結合的方式,調研了部分對歐農業投資企業的發展經驗及其在東道國遇到的政策法規障礙,力求為涉農企業走進歐洲提供參考。研究結果表明,我國企業對歐農業投資起步晚、數量少、規模小,以跨國并購和中外合資為主要投資路徑,在產業鏈中主要集中在加工、貿易等關鍵環節。勞務簽證、環境保護、勞工標準和工會影響以及土地使用等方面的限制是企業對歐農業投資的主要挑戰。最后,本研究從政府和企業兩個層面提出了推進企業對歐農業投資的相關建議。 

  關鍵詞:農業投資 歐盟國家 政策障礙  

    

  一、引言 

  近年來,隨著國際投資環境變化以及“容克計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對接融合,歐盟逐漸成為中國對外農業投資重要目標地之一。根據農業部編制的中國對外農業投資合作分析報告,2015年我國在歐洲地區的農業投資流量為3.5億美元,占流量總額的9.6%;投資存量23.3億美元,占存量總額的18.0%[1]。無論投資流量還是投資存量,歐洲都已成為我國僅次于亞洲的第二大農業投資區域。盡管如此,在對歐洲的農業投資額中,僅俄羅斯一國占比75.0%,因此,我國對歐盟的農業投資規模并不大。 

  在歐盟國家進行農業投資具備顯著優勢。一是政局穩定,基礎設施相對健全,投資隱性成本較低;二是政策法規規范、透明,且歐盟對農業補貼較多,企業可充分享受當地的優惠政策;三是市場前景廣闊,在歐盟任何一個國家生產的產品都可自由進入歐盟共同市場。另外,目前歐盟經濟發展緩慢,歐元持續貶值,對歐直接投資迎來難得的歷史機遇。 

  挑戰與機遇并存。關于農業企業對外投資遇到的困難和存在問題,國內已有較多學者進行了總結,主要存在缺乏人才、融資難、缺乏政策引導等問題(仇煥廣等,2013;宋洪遠等,2013;楊易等,2012),而企業對歐投資存在的問題集中于政策不統一、制度約束以及我國并為獲得歐盟市場經濟地位認可等(黃衛平,2016;何雋,2014;應煌,2011)。學者們對于農業企業對歐投資鮮有研究,主要原因是2008年之前我國對歐投資極少涉及農業領域。本文以多個對歐投資的農業企業為研究對象,對環境、勞工等多方面的問題進行了細分,力求填補現有文獻的空缺。 

  二、調研基本情況 

  中國農業企業在歐盟國家投資比較集中,據農業部統計,目前在歐盟開展農業投資的企業主要集中在10個國家。本次調研采取訪談及問卷調查相結合的方式,調研過程中按照全面覆蓋不同產業類型、不同企業發展階段等原則篩選出了八家對歐投資企業[2],投資產業涉及遠洋捕撈、漁業加工、生物原料加工、飼料加工、農機生產等多個領域,投資區域涉及西班牙、匈牙利、保加利亞、丹麥、波蘭、法國等多個國家,篩選結果基本涵蓋在歐農業投資的主要領域和重點區域,代表性較強。調研內容涉及對歐投資企業走出去的時間、規模、途徑、目的,在辦理投資手續、土地利用、勞工標準、環境保護等方面遇到的障礙,投資及運營過程中東道國提供的優惠政策,希望東道國提供的支持和服務,以及企業未來的發展目標等。同時,依托在云南召開的第十一屆中國——中東歐國家農業部長會系列活動,調研組與部分中東歐國家的代表團人員進行深入交流,從對方的角度探討了我國企業在對歐投資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及可以改進的方向。 

  三、企業對歐農業投資的主要特點 

  我國企業對歐農業投資基礎較弱,在走出去的路徑和模式上都處于探索階段,主要展現出以下特點: 

  (一)對歐農業投資企業起步晚、規模小、數量少 

  根據農業部的統計,截至2015年底,中國在歐洲投資成立的農業企業僅139家,其中還包括89家在俄羅斯投資的企業,因此真正在歐盟國家投資成功的農業企業仍然是極少數。在投資規模方面,調研樣本中只有一家因產品生產的核心技術由中方掌握而占據80%以上的市場空間,其余企業主營業務在東道國所占的市場份額均較小;另外,被調研企業進入歐盟的時間都在近五年以內,相比較于其他區域,農業對歐投資起步較晚。 

  (二)在投資路徑上,對歐農業投資以合資并購為主 

  在投資路徑上,被調研企業均以跨國并購或中外合資的方式進入歐洲市場。其中一家企業的歐洲區負責人表示:“在歐洲投資,對有實力的企業來說,中外合資和跨國并購比綠地投資更有優勢”。調研結果表明,與綠地投資相比,合資和并購更易本土化,建設周期短,能夠實現股權交割、公司運營的平穩過渡,以及管理經驗、先進技術、資源、信息、品牌以及市場的快速掌控,降低了企業走出去的風險。調研樣本中一家在西班牙投資的企業從投資標的篩選到最后成功并購僅用了一年時間,且公司的正常運轉幾乎未受股權變更過程的影響。合資和并購的優勢不僅在于可以充分利用合作伙伴的資源,彌補我國企業對東道國了解不足的短板,并且對于東道國而言,有東道國個人或企業參股,敏感性較小,易于接受,成功的概率更大。 

  (三)在產業鏈環節上,對歐農業投資以加工貿易為主 

  企業對歐農業投資主要集中在產業鏈的中后端,被調研的八家樣本企業都是加工貿易型企業。加工貿易型企業的特點是占地面積小,不會過多涉及土地的租賃和使用問題,且屬于技術和資本密集型企業,大大降低了歐洲地區昂貴的土地、勞動力成本,同時能夠有效利用歐洲先進的生產技術以及旺盛的市場需求。 

  三、企業對歐農業投資的主要障礙 

  調研過程中,企業根據自身情況對十四個可能成為對歐農業投資障礙的因素進行評估,結果顯示得分排名前四的投資障礙分別是勞務簽證政策的束縛、環境標準的約束、勞工標準和工會影響的制約以及土地買賣和租賃的限制。 

  (一) 勞務簽證政策的束縛 

  長期以來,由于成員國不愿讓渡在人員和勞務方面的主權,歐盟在引進勞務方面的政策較為嚴苛。部分歐洲國家對歐盟以外國家勞工進入本國設置總額限制,例如匈牙利每年只提供3萬個左右的勞務簽證名額,且簽證時間較短,對技術工種實行認證制度,無疑增加了我國企業對歐投資的難度。無法從國內帶去充足的技術人員,需要大量聘用和培訓東道國員工,極大地增加了企業的運營成本。另一方面,部分歐洲國家無法兼容我國的會計制度,企業到歐洲投資,所有的記賬、報稅等工作都需要聘用當地有資質的會計、稅務人員,這也給企業運營帶來一定成本。  

  (二)環境標準的約束 

  在歐盟國家,從政府到民眾,環保意識都較強。2016年在昆明召開的第十一次中國-中東歐農業部長會議上,10個歐盟國家代表團中有9個團長強調了農業可持續發展以及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在調研過程中,被調研企業都強調進入歐洲市場前評估進入障礙時要把環境問題作為第一考慮要素。其中被調研的一家企業曾計劃在波蘭投資,兩次投資皆以失敗告終,直接或間接原因都是環境問題。歐盟非營利環保組織數量繁多,即使企業的生產運營達到東道國政府的環保要求,只要有民眾提出異議,企業的進入和運營都會受到嚴重威脅,特別是對外資企業,民眾的容忍程度更低,企業處理環境問題更需謹慎。 

  (三)勞工標準高和工會影響大的制約 

  歐盟國家工業化時間較長,勞工標準高,工會的影響力也較大。對于多數企業而言,勞工事件若頻發發生或處理不當,將嚴重損害企業形象,甚至威脅到企業的生存和發展。由于中國企業對于勞工標準以及工會的運行機制熟悉程度較低,要在短期內完全做到與本土企業相同的水平,存在較大難度。從長期來看,處理好這些因素將提高企業的生產效率。 

  (四)土地使用的限制 

  從政策上看,歐洲國家對于土地的購買和租賃的限制并不嚴格,多數國家土地投資政策都規定非歐盟或歐洲經濟區的外國人可以在獲得許可的條件下購買或租賃本國土地。但事實表明,部分國家對我國企業在農業用地方面的購買或租賃方面仍然謹慎敏感。例如,在匈牙利等國家購買建設用地程序相對簡便,但在種植用地的租賃買賣方面,過程要更加復雜,成功率也較低;調研企業中一家在保加利亞投資種植業的企業也因東道國土地使用方面的限制而導致發展受限。部分歐洲國家土地歸屬權復雜,購買土地風險很大,集約化生產障礙重重,將在一定程度上和一段時間內制約走出去企業的健康發展。 

  四、相關政策建議 

  根據企業反映的上述障礙,本文從政府和企業兩個層面提出以下政策建議,推動企業樹立信心,充分利用歐洲國家的優勢資源,循序漸進穩步打入歐盟市場。 

  (一)政府層面 

  一是組織團隊深入研究中歐投資協定談判條款,加強對企業的保護。隨著我國對外投資規模的不斷擴大,保護海外投資者利益成為今后雙邊投資協定的重點內容之一。一方面,目前中國有關勞工和環境的制度尚不健全,國內外政策要求差距比較大;另一方面,歐盟近年來更加重視維護社會、公眾健康、環境等方面的立法、政策性監管,并將其納入所有投資談判和自由貿易協定談判范圍。政府組織團隊加強中歐投資協定談判歐方關于勞工和環境的可持續發展等相關章節的研究,不僅有利于企業充分了解可享受的權益,更有助于其掌握對歐投資的雷點,為企業爭取更多的投資環境保障。 

  二是構建平臺系統探討歐盟農業政策,加強對企業的支撐。歐盟起源于共同農業政策,其農業政策比較成熟,申請農業補貼程序相對復雜。農業領域是歐盟與其他國家談判時保護的重點領域之一。并且歐盟成員國各國國情有較大差異且新入盟國家還有一段保護期,各國保護政策不同。歐盟在與其他國家的雙邊協議文本中,在市場準入條款中有涉及農業的部分,但將農業作為市場準入的例外,可見歐盟對農業市場的保護力度較大。因此,建議加強對歐盟農業政策的研究,以及各成員國層面的政策研究,特別是農業環境保護政策的研究。 

  (二)企業層面 

  一是組建專業財務法律服務團隊。調研企業均表示進入歐盟市場有必要組建一個專業的服務團隊,包括熟悉東道國相關政策法規的法律人員、會計人員、稅務人員以及人力資源管理人員。歐盟法律、稅務政策體系相對復雜,決策風險較大。對于以跨國并購形式對歐投資的企業,比較便捷的方式是保留核心團隊。例如其中一家企業以并購方式進入歐洲市場后,除董事會由中方掌控外,續聘了原公司高管人員和所有部門經理,沿用原公司成熟的管理制度,實現了企業并購前期重在求穩的目標。對于以其他方式進入歐洲市場的企業,建議組建專業的服務團隊,以應對企業在這些方面遇到的問題。 

  二是熟悉并嚴格遵守勞工環境標準。企業普遍面臨的勞工和環境標準制約問題,主要是由企業執行的國內標準與國際標準存在較大差異所致。因此,企業在融入歐洲市場的過程中,要強化對國際勞工組織和歐盟的相關規定的了解,實行管理的國際化和本地化。例如,加工企業的選址最好在經濟開發區,遠離住宅區;建筑物的設計應符合東道國的節能要求,內部基礎設施建設應兼顧殘疾人的需求;設備的選擇和安裝要符合東道國的安全標準和環保標準,各種設備運行中可能存在的潛在環境問題要進行嚴格評估等。其次,針對一般工人的勞務簽證問題,建議投資企業在投資前應就勞務輸出問題與投資所在國政府進行協商,爭取獲得更多的勞務配額。 

    

    

    

  參考文獻: 

  [1]何雋.破解中國對歐投資的制度障礙[N].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4. 

  [2]黃衛平.中國對歐投資存在的問題[J].經濟研究參考,2016 (18):34. 

  [3]仇煥廣,陳瑞劍等.中國農業企業走出去的現狀、問題與對策[J].農業經濟問題, 2013(11):44-50. 

  [4]宋洪遠,徐雪等.擴大農業對外投資,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J].農業經濟問題,2012(07):11-19. 

  [5]楊易,馬志剛,王琦,張利利,董巖.中國農業對外投資合作的現狀分析[J].世界農業,2012(12):107-112. 

  [6]應煌.中國企業歐洲直接投資的法律規制[D].華東政法大學碩士畢業論文, 2011. 

   (研究所發表于《新疆農墾經濟》2018年第8期) 

 

 

  


  [1]農業部國際合作司、農業部歲外經濟合作中心編著《中國對外農業投資合作分析報告總篇(2015年度)》,中國農業出版社出版,24 

  [2] 根據調研企業要求,企業具體名稱及主營業務將不體現在文章中。 

31选7走势图200期 ag电子游戏控制 中国票老时时开奖 球琛比分 5星老时时杀号 365英超体育投注 百人牛牛龙虎斗地主捕鱼 快三赚钱 牛牛抢庄赢钱技巧 火龙果手机计划官网 重庆时时彩计划 稳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