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选7走势图200期|31选7走势图预测
< < 舊版 English

研究咨詢
研究成果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研究咨詢>研究成果
中國大豆產業“走出去”現狀及對策
發布日期: 2019-02-11 發布單位: 農業農村部對外經濟合作中心 瀏覽量:

    

  [摘要]中國大豆供需缺口較大,依靠國內生產,效益不高、資源不夠,依靠國外進口,渠道集中、市場風險較大,迫切需要探索利用境外資源保障自身生產能力的路徑。本文立足當前全球大豆產業發展格局及我國大豆產業發展困境,探討了大豆走出去必要性,在分析了當前大豆走出去的現狀及成效的基礎上,提出了下一步大豆走出去的路徑及區域布局。 

  [關鍵詞]大豆產業;供需缺口;走出去路徑  

一、引言

  我國大豆產業發展乏力,多數學者將其歸因于開放條件下進口大豆的嚴重擠壓和沖擊[1]。也有觀點認為根本原因在于大豆與其他產業相比沒有競爭優勢,從保障糧食安全的角度,大豆比不過水稻和玉米[2][3],從生產效益的角度,“舊農業”的大豆比不過“新農業”的蔬菜水果[4]。關于未來大豆產業該如何發展,以往研究主要提出了以下途徑:一是繼續堅持錯位發展理念,即國內生產食用大豆,國外進口壓榨大豆[5],并且在國內通過推動規模化經營、增加科技研發等提高大豆單產水平;二是以市場為導向在國內推廣轉基因大豆 [6],三是在土地資源豐富的國家地區建立自己的糧食基地,開展大豆走出去[7]。從當前形勢來看,大規模擴大國內大豆種植面積難度較大,推動大豆生產技術變革速度較慢,推廣轉基因技術容易造成基因污染、破壞我國天然大豆純度,大豆走出去顯然成為扭轉現狀的相對便捷、可行的方式,特別是在中美貿易摩擦白熱化的情況下,貿易渠道進一步集中,提高利用兩種資源兩個市場的能力對于保障大豆穩定供給至關重要。 

二、全球大豆生產、消費與貿易格局

(一)生產、消費、貿易高度集中

1.區域國家高度集中

  美洲和亞洲是全球大豆生產、消費和貿易集中區。從生產來看,產區主要集中在美洲,2016年美洲大豆約占全球生產的87%,其次是亞洲占10%;從消費來看,美洲占全球的53%,亞洲占38%;從進出口貿易看,美洲大豆出口占全球的97%,亞洲進口占全球的76%。大豆生產、消費和貿易國家更為集中。2016年,美國、巴西、阿根廷三國的大豆產量占全球的82%,中國、美國、阿根廷、巴西四國的大豆消費量占全球的76%,巴西、阿根廷、美國、加拿大、烏克蘭五國的出口量占全球93%,中國、歐盟、墨西哥、日本、泰國、埃及、印尼、俄羅斯、伊朗九國的進口量占全球的近90% 

2.貿易主體高度集中

  更深層次的高度集中背后是跨國公司對世界大豆市場的絕對壟斷。丸紅、ADM、嘉吉、CHS、邦吉等大型跨國糧商壟斷著我國80%以上的進口大豆貨源,其中的多數企業在我國有下游壓榨廠,掌控著我國三成的壓榨能力,并通過多種方式進一步整合上下游設施來擴大競爭力,如ADM與中糧集團企業合資建設壓榨廠等。這些跨國企業擁有海量的市場供需趨勢即時信息,且資金實力雄厚、經營經驗豐富,近年來通過并購等方式擴大規模的趨勢明顯,大豆貿易主體集中度很可能進一步提高。 

  (二)高度集中原因分析 

  1.自然資源稟賦優勢 

  巴西在生產大豆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和豐富的自然資源。 20世紀80年代初巴西的大豆生產和貿易進入高速發展階段。據FAO統計,巴西至少還有2億公頃的土地,其中60%左右適合大規模機械化作業。據巴西植物油協會預測,到2019年,世界大豆生產能力將會提高到30700萬噸,而最大的生產國將是巴西。阿根廷土地資源豐富,且有大量黑土層在1米左右的大平原,降雨和溫度都極利于大豆生產,但大豆含油量要低于巴西和美國。從資源稟賦來看,美國的優勢不如巴西和阿根廷,進一步擴大生產面積的空間不是很大。 

  2.轉基因技術的應用 

  美國、阿根廷、巴西大豆產業發展的共性在于高度重視科研投入,特別是良種的研發。允許種植轉基因大豆是三國先后成為大豆主產區的主要原因。美國和阿根廷是最早開始轉基因大豆大規模商業化種植的國家,目前全球已有11個國家[1]允許種植轉基因大豆,種植面積超過9000萬公頃,占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的50%以上。轉基因大豆種植通過提高單產水平、減少農資使用以及節約勞動成本來提高大豆種植效益。2016年,巴西、美國、阿根廷三國的大豆單產約為我國的2倍、1.9倍、1.8倍。 

  3.有力的支持鼓勵政策 

  大豆產業的高速發展離不開政府有力的支持政策。美國的政策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多元化的補貼機制,包括營銷補助貸款和貸款差價補貼、直接和反周期補貼等,二是貿易支持政策,包括在出口信用保證、市場準入、國外市場發展等項目,對美國大豆產業崛起起到了關鍵作用。巴西的大豆支持政策也比較成熟,包括優惠貸款、取消出口關稅、產業信息化、農業保險以及最低收購價等,有效支撐了大豆產業的迅猛發展。阿根廷并沒有針對大豆有特殊的優惠政策,但卻創造了減負以及改善外部環境的整體農業發展氛圍[8],同時也為大豆產業的發展創造了條件。 

  4.成熟的基礎設施條件 

  巴西、美國、阿根廷都是老牌大豆生產國,生產技術成熟,倉儲物流等配套設施完善。巴西政府曾把全國的豆農組成農場聯合體,整合資金修建倉儲運輸等配套設備,對于完善巴西國內的大豆運輸網絡發揮了積極作用,其次是與ADM、邦基、嘉吉、路易達孚公司等大公司合作開展鐵路、河流運輸和港口建設,目前巴西有大豆出口港口近20個。阿根廷通過改善現代化道路條件、鐵路網絡、水路和出口站等行動,有效提高了大豆的運輸效率[8],且阿根廷的大豆產區距離港口較近,較低的運輸成本進一步提高了其市場競爭力。美國的跨國企業在全球部署了成熟的大豆生產、貿易、倉儲物流、營銷網絡,如ADM在美國就有6大出口基地,嘉吉在全球有150家糧食倉儲中心,這些企業所掌控的資源已經打通了美國在全球的大豆布局。 

  三、我國大豆產業走出去的必要性 

  2016年,我國進口大豆占大豆消費總量的88.3%。對外大豆依存度逐年提高,在當前的大豆全球生產、貿易格局下,開辟新路徑保障大豆供給勢在必行。 

  (一)國內大豆生產效益差,耕地資源少,潛在提產空間有限 

  1986-2016年,我國大豆播種面積從1.24億畝下降到0.98億畝,產量從1200萬噸波動上升達到1740萬噸最高點,2016年又下降到1200萬噸。我國油料產區一般也是糧食主產區,在新糧食安全戰略下,糧油用地矛盾突出。即便按照《農業部關于促進大豆生產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減玉米、增大豆,實現2020年大豆播種面積1.4億畝、畝均單產135公斤的目標,大豆的產量也只能增加690萬噸,達到1900萬噸,對保障國內大豆供給仍是杯水車薪。從生產效益來看,我國大豆生產效益劣勢明顯,國內大豆生產土地成本是美國的1.5倍,人工成本是美國的9倍,可變成本遠高于美國,意味著增加播種面積后,兩國的生產成本差距將進一步拉大,若大豆生產技術沒有重大突破,國內大豆增產不具有可持續性。 

  (二)大豆自給率持續走低,供需缺口將進一步拉大 

  在過去的30年中,中國由大豆凈出口國變為世界第一大出口國,直接原因是在產量增幅不大的情況下,大豆消費量增長了9倍左右,且主要是國內養殖業對豆粕需求的增長以及食用油需求的剛性增長。2016年,我國國內大豆壓榨類消費量比重持續上升,壓榨消費量占比達到83%,而豆粕消費中90%以上是用于各類飼料。2030年中國人口將達到14.5億,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70%,人口的增長以及對畜產品等高蛋白產品需求的增加將把大豆需求推上新高,大豆的供需缺口將進一步拉大。 

  (三)進口國家集中,貿易風險較大 

  中國是全球大豆最主要的進口國,且進口區域高度集中。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近90%的進口大豆來自巴西、美國、阿根廷三大大豆主產國,進口量分別為3803.64萬噸、3365.70萬噸、801.39萬噸,從加拿大、俄羅斯、烏克蘭進口的大豆量合計僅占157.07萬噸,從其他國家進口量幾乎為零。我國大豆進口對三大主產國的高度依賴,顯著提高了貿易風險水平,上述國家大規模減產或者我國與上述國家發生貿易摩擦都有可能導致我國大豆需求無法滿足。當前,中美貿易白熱化對峙,一旦真正開始,長期來看對于我國大豆產業發展可能有積極的影響,但短期內我國市場上大豆價格將上漲,部分中小壓榨企業將面臨資金壓力及斷豆風險。 

  (四)內外資壓榨企業實力懸殊,產業下游受威脅 

  2016年,國內前十大大豆進口企業的合計市場份額較2012年提高了6.8%,除了中糧集團、中儲糧以及匯福的產能增長外,達孚、嘉吉、邦吉等外資企業貢獻了41.2%的增長率,而中紡、渤海、植之元等中資企業的產能卻下降了2.4%。除了十大大豆進口企業外,國內大豆產能34%以上的份額是由中小型民營企業承擔的,這些企業生產規模小、競爭能力弱,大豆貿易的高依存度導致其基本利益難以得到保障。 

四、大豆產業走出去現狀及成效

  大豆是土地密集型農作物,在人多地少的資源環境條件以及保障糧食安全的政治考量下,靠國內生產滿足大豆需求不具備可能性。在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和農業走出去戰略的引導下,許多企業開始探索開展大豆走出去。 

(一)大豆走出去現狀及成效

  投資主體以國有企業為主。根據農業部對外經濟合作中心“農業走出去信息采集系統”統計,目前,中國在境外從事大豆相關產業的企業共28家,除中糧、中農發和安徽農墾三個國有企業之外,其余25家均為民營企業,其中以黑龍江企業為主,有14家。雖然民營企業數量較多,但投資規模較小,平均投資約為5400萬元,不足國有企業的十分之一。因此,從投資規模來看,大豆投資主體仍以國有企業為主。 

  投資區域主要集中在南美及俄羅斯等地區和國家。我國大豆走出去企業共分布在9個國家。從投資規模看,南美是最重要的投資區域,主要是巴西(3家)、阿根廷和玻利維亞,有5家企業,主要投資港口、物流環節。從投資企業數量來看,在俄羅斯投資的大豆企業數量最多,有20家。在其他區域投資的企業比較分散,有烏克蘭、安哥拉、津巴布韋、印度尼西亞、哈薩克斯坦和蒙古。 

  投資產業鏈集中在種植和流通環節。中小民營企業境外投資主要集中在種植、簡易倉儲加工和養殖環節,以在俄羅斯大豆投資企業為主。國有企業及大型民營企業境外投資主要集中在貿易、倉儲和物流環節,以南美為主,也逐步在俄羅斯、黑海港口開始投資碼頭和倉儲。 

  國際糧源掌控能力逐步提升。國內三大主糧由于受配額以及“谷物基本自給”政策限制,利用國內市場推動企業走出去空間較小,大豆成為培育跨國大糧商的優選產業。中糧集團等企業以大豆為突破口,在國外開展生產基地、倉儲、物流環節投資。近幾年,中糧先后收購來寶、尼德拉,在羅馬尼亞、烏克蘭投資建設碼頭,在俄羅斯遠東地區推進倉儲物流項目,整體競爭能力以及糧源的掌控能力顯著提升 

  大豆產量和回運量不大,對國內大豆的支撐作用還需提高。信息采集系統顯示,截至2015年底,境外大豆種植產量約140萬噸。其中,在俄開發大豆種植總產量約100萬噸,在南美及其他地區種植大豆產量約40萬噸。從目前可統計的口徑看,走出去企業僅在俄羅斯種植大豆回運到國內,2016年回運量約30萬噸,利用國外資源保障國內大豆供給的能力有待提高。 

  (二)大豆走出去目標 

  通過利用境外資源,培育跨國糧商,降低進口來源地集中度、進口商集中度以及港口集中度,分散大豆供給渠道集中風險。 

  增加進口國家來源,降低進口來源地的集中度。通過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南美非傳統大豆生產國、非洲等國家投資大豆生產,提高非傳統國家大豆產量,拓展更多的大豆進口來源地,優化大豆進口國結構,降低進口國過度集中的風險。 

  培育國內大糧商,降低進口商集中度。加大我國跨國糧商培育支持力度,降低從國外大糧商進口的比重,多方位尋找大豆貿易伙伴,尤其提高我國內大糧商在國際糧源的掌控力。 

  打通多種運輸渠道,降低進口港口集中度。通過從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口,提高陸路交通運輸的便利化程度,降低成本,降低目前過度依賴海上運輸,進口港口過度集中的現象。 

  (三)走出去布局 

  重點推進區:巴西、阿根廷、玻利維亞、巴拉圭選擇土地資源豐富、政局穩定、大豆產業基礎設施和技術良好,同時,在種植、倉儲物流等環節還有一定發展空間的南美國家作為重點,通過租地或購地協議等方式建立生產基地,同時建立倉儲設施、投資碼頭建設、建立遠洋運輸船隊。重點推進內陸收儲項目、大豆綜合加工及碼頭建設項目,建設轉基因大豆生產基地,滿足國內油用大豆需求。 

  穩步拓展區:俄羅斯、烏克蘭。支持企業到俄羅斯、烏克蘭投資建設非轉基因大豆種植基地,面向當地、國內和歐盟市場,以綠地投資方式為主,在種植、加工、倉儲物流環節開展投資。 

  潛力培育區:哈薩克斯坦、塞爾維亞、安哥拉和津巴布韋這些國家與中國都有較強的大豆合作意愿或技術合作基礎。支持科研機構、企業在上述國家開展育種、試種和技術合作等,探索種質資源的適應性,了解大面積種植當地資源條件,逐步熟悉當地政策、掌握流通路徑,探索合作模式,待時機成熟予以開發利用。 

五、大豆產業走出政策建議

  (一)與重點國家建立多元合作機制,減少貿易風險 

  加強中國與大豆重點生產國相關部門的對話與交流,除農業部門之外,加強海關、鐵路、檢疫部門的合作對話,協調解決農產品進口運輸體系中存在的壁壘與障礙,降低成本,鞏固與傳統大豆進口國的貿易穩定性,進一步拓寬大豆進口來源渠道,實施大豆進口來源多元化戰略,合理分散進口市場風險。 

  (二)加大對流通環節并購的資金支持,培育跨國大糧商 

  支持鼓勵我國大豆企業赴境外開展大豆產業鏈上游和下游的并購,為有實力、有意愿的企業提供專項資金以及跨國經營風險基金支持,提高企業的海外市場運營能力,實現跨越式發展,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和品牌知名度的國產大豆生產商、流通商和跨國農業企業集團。 

  (三)加強政策支持,完善國內期貨市場 

  完善國內大豆期貨政策。一是進一步發展黃大豆2號期貨市場。建議在國家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框架下,推動進口大豆在有效監管下能夠相對自由地流通。二是促進黃大豆2號合約對外開放和國際化進程。增強國內期貨市場在大豆國際市場定價話語權中的地位。三是加強培育機構投資,允許保險基金、共同基金等參與期貨市場,充分發揮我國期貨市場功能。 

  (四)提供優質信息服務,提高企業的競爭力 

  借鑒美國農業部經驗,向社會提供基礎性行業信息,以服務于農業生產和貿易系統。建立權威的市場信息發布機制,面向社會及時提供免費、全面、準確、權威的信息服務,加強世界對我國大豆等重要農產品供求情況的了解,引導潛在生產者在安排生產活動時充分考慮我國的供需情況,形成有利于我國的世界農產品價格,提高國際糧食話語權。 

 

 

  

  參考文獻 

  [1]倪洪興,王占祿,劉武兵.開放條件下我國大豆產業發展.農業經濟問題,2012(8):7-12 

  [2]楊樹果,何秀榮.中國大豆產業狀況和觀點思考.中國農村經濟,2014(4):32-41 

  [3]何秀榮.當前國內大豆形勢分析與思考.大豆科技,2011(6):1-3 

  [4]黃宗智,高原.大豆生產和進口的經濟邏輯.開放時代.2014(1):176-188 

  [5]潘文華,許世衛.黑龍江省大豆產業困境與差異化發展戰略.農業經濟問題.2014(2):26-33 

  [6]郭天寶,李根.中國轉基因大豆產業資源與發展路徑研究.中國農業資源與區劃.2015,36(5):1-6 

  [7]孟巖,馬俊樂,徐秀麗.4大糧商大豆全產業鏈布局及對中國的啟示.世界農業.2016(1):62 

  [8]何秀榮,李平,張曉濤.阿根廷大豆產業發展與政府政策.產業技術經濟.2004(1):60-64 

  (研究所發表于《農業展望》201811期) 

 

 

  


  [1]允許種植轉基因大豆的國家有11個,包括美國、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加拿大、烏拉圭、南非、墨西哥、玻利維亞、智利、哥斯達黎加。 

31选7走势图200期 捕鱼来了怎么上分 抢庄棋牌 有玩重庆时时彩稳赚群 极速快乐十分出售 很无聊不知道该做什么赚钱 安徽时时中奖规则 稳赚不赔的生意项目 街机西游争霸app 滨果消消乐免费下载 送38